汉字教学:方法与教材

Der-lin Chao 赵德麟

Hunter College, USA

 

一.汉字教学困境无法突破的原因

    从西方人士开始学习中文以来,汉字就被公认为最大的困难。[1] 语言教学的前辈曾对汉字教学提出许多宝贵的意见,对二十一世纪汉字教学的发展指引出了明确的方向。[2] 学习汉字的困难之所以长久存在有以下几点原因:(一)汉字教学在整体语言学习的重要性及其定位尚未取得从事中文教学者的共识,(二)探讨汉字教学的议题仍大多停留在字源的分析,或争论对笔画与部件如何定义等局部性的问题,而未能从较宏观的角度来探讨汉字教学的目标与内容;(三)由于至今仍未有以汉字教学为专题所设计的教材与课程,汉字教学还未落实在初级汉语课程设置中。

 

    汉字教学为培养学生阅读能力的基础,其成功与否对学生是否能达到高水平的汉语能力具有关键性的影响。由于汉字的困难无法有效的解决,已造成西方学生对学习中文普遍产生畏难心理,同时因为在学习汉字的过程中不断产生的挫败感使学生降低继续学习中文的兴趣。这种情况若不改善,必将严重阻碍汉语教学的发展,同时错失趁当前汉语学习热潮方兴未艾之时将汉语普及至西方世界的大好时机。

 

    汉字困难虽然存在,但是却始终未受到正视这个现象与教师本身对学习汉字的观念及态度有关。许多从事汉语教学的同业认为汉字教学没有必要,学生学会汉字的方法无它,端赖反复抄写以强化记忆。学生学不好汉字是因为不够努力。这种以行为理论为根据的学习模式完全忽略心理认知在汉字学习中所扮演的脚色。

 

    还有一些不重视汉字教学的原因乃源自于对汉字的排斥,认为汉字是落伍的不科学的书写文字,因此从根本上否定汉字有规律性,也因此认定汉字教学在汉语教学中是没有必要的。有些教师担心汉字教学会占用练习口语的时间,在两相权衡之下,宁可舍汉字而重口语,还有些教师对西方学生学会汉字持悲观态度,认为比较实际的做法是用电脑打字来代替手写。[3] 如果学生学中文的目的只是为了增进口语能力,不教汉字当然无可厚非,但是大多数的学生都希望在听说读写各方面都有所提高。身为汉语教师,我们的责任不是对所教的语言进行批判,或在还没有全面检讨汉字教学之所以不理想的原因,并针对这些原因来改进教学的努力之前就先行宣告投降或鼓吹汉字不必教的思想。

 

    学习汉字和学习口语一样,学习者需要掌握一套规律。由于汉字数量庞大,结构又相当复杂,只靠非正式性的,随机式的介绍汉字是不够的。学生在没有任何系统性的学习以及配套的练习下,是无法养成利用正确汉字知识来自学大量汉字的能力的。同时,每个教师自备的教材也许着重的内容有所不同,因此学生不易获得对汉字知识全面性的了解。因此我们认为在初级汉语课程设计时,应安排固定的汉字教学时间。每周按进度进行课堂的汉字教学活动。除了教给学生规律之外,应该反复演练,直到学生能熟练地应用这套规律来自学汉字为止。

 

    汉字知识是阅读的基础,初级汉语课程最主要的目标固然是建立口语的语音,语法基础,但同时需建立对汉字体系的正确认识,熟练汉字自学方法,与提供课外学习工具以供学生进行课外学习。这三者是使汉字教学成功的必要条件,三者缺一不可。目前学生只能靠死记来学习汉字。这种土法炼钢的方式在初级汉语课汉字学习数量较少时还勉强可以应付,一旦学生进入中高年级,汉字与词汇量大增时,学生便无法应付甚至感到学不下去。根据初,中,高年度各年级学生人数统计资料显示,每年几乎接近三分之二的学生退出中文课,[4] 究其原因,由于学习汉字的困难而半途而废的比例是相当高的。[5] 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这也显示出改进汉字教学的确是当务之急。

 

二.传统汉字教学的错误观念

    有效的汉字教学是建立在正确的汉字学习认知上的。而目前在中文教学界有若干汉字教学上的错误观念是需要先加以纠正的。

 

1。汉字是没有规律的

    有些教师认为汉字是没有规律的。因此学习汉字唯一的方式就是多写,也就是希望学生能在不断练习之后能熟能生巧。但是对西方学生来说,这无疑是任其自生自灭。只有极少数毅力较强和悟性较高的学生可以坚持下去,但是缺乏以认知为基础,没有系统性的学习肯定是事倍功半的。汉字在中国已使用了数千年,如果汉字没有规律性可言,不可能存在如此长的时间,而且直至今日仍为十多亿中国人所使用。近年来的汉字研究已有可观的成果,但不可讳言的是,研究成果与实际教学的应用仍有一段距离,如何将研究成果转化成实际教学内容和方法是值得我们共同努力的。

 

2.以数量作为学习汉字的目标

    一般初级汉语课对汉字的要求只反映在数量上,而较少考虑到质的方面。在美国初级汉语课一学年学生大约得会写五百汉字。 除了数量的规定以外,并未说明是哪五百字?五百汉字定量的标准为何? 为何不是四百或六百? 为了达到量的要求,教师往往在开学后一两周就开始布置汉字作业,规定学生每周学习一定数量的汉字。以一学期十五周上课时间来计算,一学年大致能学完五百汉字。但是开始汉字自学的作业时,学生往往对部首或笔划等全无或仅有模糊的概念。刚开始可能因为新鲜,对写汉字抱持着极大的兴趣,但是在汉字量快速累积时就倍感吃力。因此只以数量作为学习汉字的目标的方法是不正确的。

 

3.以整字为汉字教学的起点

     汉字教学乍看之下从整字开始学习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母语是汉语的儿童就是这样学的。但是,有许多更基本的结构是学生应该先学的,如笔画种类,名称,书写的方向与方式,笔画的连接法,笔画的顺序,以及部件观念的建立等与字形结构教学对从未接触过汉字的西方学生来说看似多余,却是引导学生入门,帮助他们逐步建立正确的书写汉字基础时非常必要的。

 

    从单个汉字开始学习汉字在目前是许多汉语教师采用的方式。只要我们翻阅市面上初级汉语课本的汉字教学部分,即可发现大部分的汉字练习或教材普遍是以需要学的汉字作为汉字教学的单位,然后再根据这个汉字来顺便进行笔画,笔顺与部首的学习。而不是先介绍基本的字的构造方法,进入笔划,再由笔划进入笔顺,再学习字的部件及最常用的部首部件,最后学习由部件组成的字。直接从来拆解字形元素的教学对从来没接触过方块字的西方学生是不合适的。因为笔划出现在各个字时可能有长度,角度的不同,部首也有变体,位置也不固定。同时再加上笔顺,过多新的讯息可能会造成学习障碍。因此我们应改变这种以字为汉字教学起点的方式,而由构字法,笔划,一步一步地建立汉字的架构。

 

4.以口语教材作为选择学什么汉字的依据

    目前汉语教学只使用一套教材,介绍口语语音,语法与词汇。汉字教材是以练习本的形式出现,目的在让学生学写口语课本里出现过的汉字。这种汉字教学与口语教学毫无区隔的方式已沿用了许多年。但是这种方式的问题是:不但无法为阅读中高年级教材作好准备,反而错过了学习常用汉字的时机。造成这种问题的原因是口语教材中的汉字往往在口语中常用,但在书面材料中却不是常用字。对学习时间有限的学生,尤其是西方学生来说,最有效的学习是学习汉字规律,知识及书面材料中最常用的汉字。

 

    根据汉字字频统计,最常用的三千汉字的使用覆盖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6] 意思是说,只要学会这三千汉字,在阅读日常书面材料时碰到不认识的汉字的机率是非常小的,每一百汉字只有一个字是没学过的。

 

    目前初级学生的汉字学习要求是学习语言课本中的五百汉字。 但是这五百汉字与学生的阅读能力提高有无关系则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汉语口语课本的汉字与常用字的关联性为何?下表是一千最常用汉字与三本目前在美国最普遍使用的教科书的比例:

 

《中文听说读写》

51.5%

《中文入门》

51.7%

《实用汉语读本》

60.8%

                 

    根据这项统计,初级汉语课所学的汉字将近有百分之五十是不包括在常用汉字中的。 换言之,学生在初级中文课所学的汉字有一半不是最常用的。由于口语使用的汉字和阅读使用的汉字有落差,因此根据口语教材来决定学生学习什么汉字的方法并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最大的学习效果。比较好的方式是要求学生集中力量学习常用字。换言之,选取汉字的原则应该以某汉字是否为常用字为标准。因此,在口语教材中出现的常用字需要会写,不常用字只要求会认即可。

 

4.只教繁体字或只教简体字

    提到汉字教学,应该教繁体字或简体字的问题往往是老师最先考量的问题。支持学习繁体字或简体字的理由也不尽相同。我们主张学生应该会写一体而会认两体,同时,不论是学繁体字或简体字都应该先学会汉字的构造。 繁体字与简体字在某些字形上虽有差异但所根据的汉字的基本笔划,笔顺,部件等原则都是相同的。介绍汉字规律时所选用的例子最好是只有一体的汉字,也就是没有繁体简体区别的汉字,如此对不论在任何地区要学习繁体或简体的学生均可适用。

 

    在学会汉字的基本构造,笔划,笔顺原则,部件,及由部件组成的汉字之后,再把汉字简化原则介绍给学生,使其了解繁体字与简体字之间转换的关系,并辅以练习,如此学生就能很快达到会写一体而会看两体的目标。

 

5。过早要求学生自学汉字

    在没有奠定汉字基础之前就要求学生每天自学汉字的情况在目前来说是很普遍的。前文已提到,奠定汉字基础包括三方面,除了介绍汉字结构与规律外,还要让学生掌握正确的学习方式,以及提供学生自学汉字的工具。

 

    以往的经验证明在学生对汉字结构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让学生自学汉字是费时费力而且事倍功半的。学生在没有掌握汉字结构与正确的学习汉字的方式之前就要求他们摸索着去自学汉字的结果是走了许多冤枉路,尤有甚者是养成了许多错误的习惯而不自知。

 

    学生汉字能力不足对学习中文的影响是举足轻重的。在一年级口语训练完成后,紧接著便得面对阅读教材,但是汉字数量大增而汉字自学能力不足的情况,只能囫囵吞枣,完全谈不上获得阅读水平实质性的提高。这种情况到学生进入高年级中文课,使用没有经过删改的真实阅读材料时就更为恶化。无怪乎学生在学习汉语三四年之后,鲜少能达到高级阅读水平。与其如此,不如在初级汉语课程中先为学生大好汉字基础。

 

四.汉字教学的目标

    汉字教学的目标有二。首先是培养学生自学汉字的能力,从认知的方式来学习汉字规律。以建立对汉字的正确认识,了解汉字在组成汉字词汇中的功用,并能运用规律来自行学习大量汉字,尽早学会最常用的三千汉字。学习三千汉字当然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必须分阶段进行。只要用正确方式学习一千常用汉字,有了这一千汉字的基础,学生学习第二个一千与第三个一千汉字自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了。在完全掌握了常用三千汉字并掌握由这些常用字所组成的常用词,阅读中文书面语教材绝非难事。至于内容上,针对培养汉字自学能力,初级汉字教学的重点有四:

(一)学习汉字结构,(造字方式,笔画,部件,笔顺,部首);

(二)学习汉字学习与复习方式;

(三)学习繁简字互换原则;

(四)利用所学会的知识,利用正确的方法学习一千最常用的汉字及使用这些汉字所构成的最常用书面语词汇。

 

    汉字教学的第二个目标是从人文历史的方面了解汉字在中国文化社会的作用,并且学习与此内容相关之常用汉字,同时更进一步的了解汉字的特质,如同音字,多音字,异体字,以及如何使用字典等。

 

五.二十一世纪汉字教学的特点

1. 汉字教学的课时要求

    为了有效利用有限的课堂时间,把口语练习和汉字教学的时间作最好的分配是非常必要的。在每周五小时的课时中,四小时口语,一小时汉字。在一小时汉字教学中,教师的目的在提示要点。确认学生掌握了汉字基本规律,知道学习方法及如何使用学习工具。

 

2. 课外自学的重要性

    培养课外自学汉字的习惯是非常重要的。汉字学习的重点在利用规律来自学大量的汉字和复习学过的汉字。汉字的数量庞杂而上课的时间有限。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最好的学习效果就有赖学生养成在课外自学汉字的习惯。而自学成功的因素更取决于正确的学习和复习方法。使用正确的学习方法也有赖于练习。汉字教学教师的任务之一就是确实让学生掌握正确的方法学习和复习汉字。

 

3. 个人化的持续学习

    由于汉字的数量大而且容易遗忘,学习汉字不能只靠学期中的数个月,需要订定一套长久的学习与复习计画,而寒暑假语言学习不能持续往往是学习汉字的致命伤。因此需要提供方便的学习工具让学生自学。我们鼓励学生多学。不应该是齐头并进,而应该是各显神通。吸收力强,学习速度快的学生可按照自己的进度调整学习量与进度。学习汉字并没有捷径,重要的是使用正确的方法与养成良好持久的习惯。我们鼓励学生进行每天不间断的学习与复习,惟有能持之以恒的学习者才能成功。

 

4. 利用科技来提高习效果

    科技为学习汉字提供了非常好的工具,网络的多媒体功能可提供学习汉字时需要形音义三者并重的特点,并且能设计出互动性与及时反馈的练习。实验证明使用多媒体方式来呈现的教学内容比传统的纸笔教学方式有效。

 

    由于学生在课外或假期也可使用网络练习工具作有效的学习和复习,其强化学习的效果是不言而喻的。网络科技更是无远弗届,为想学习汉字但无法上课的人士提供学习的机会。目前在汉语教学科技的使用仍然处于起步阶段。如何利用科技来提高学习效果一直是当前汉语教学研究中为大家所关心的课题。使用科技的目的并不是要取代教师,更不是为了赶时髦。我们应当利用科技来克服一些用传统教学方式所无法解决的困难。使用科技提供学生课外有效的学习环境可减轻教师的负担,并可将宝贵的上课时间集中在练习会话与改正发音上。学生下课后不再浪费时间在死记硬背汉字,将有更多的时间来进行口语,听力和发音练习。

 

5. 自我测验及定期测验

    任何学习都必须通过测验来得知学习成果,以科学客观的方法来得知学生是否达到教学目标。好的学习模式应将自我测验融入学习过程,使学生立即得知学习的结果。教师也应给学生定期测验来了解学生学习的情况。自我测验最好有及时反馈的功能,学生能马上知道问题所在。测验也可以不同形式进行,或者用比赛,或者用游戏。但是最重要的是需要定期举行测验,如此才可及时发现学习困难并提出解决之道。测验时间不必长,几分钟的听写就能达到测验的效果。很多老师都同意课堂上定期的小考是督促学生学习汉字的有效方式。

 

六.多媒体汉字教材简介

    针对汉字教学的特点与当前的需要,我们编写了一套教材 (A New Multimedia Course for Learning Chinese Characters, www.chineseliteracy.net ),分上下两冊。[7] 这套教材希望引导学生用认知模式来学习汉字。教材将课本,网络学习,网络练习与测验,及练习本的方式作最有效的四段式结合,进行完整的学习,练习,与自我评量的教学,将汉字学习定位在培养阅读能力的架构上,凸显出汉字教学在汉语教学中的必要性。

 

    课本以英语书写是为了方便学生在课前阅读并了解汉字规律与知识的内容。学生念完章节内容后,使用网络的学习网页来复习课文的内容,再使用网络练习测验网页来进行练习或自我测验。最后使用练习本进行总体性章节内容测验,进行小组活动与手写练习。网络上并提供康熙部首与新华字典部首自学工具,一千繁体字与简体字最常用汉字自学工具。

 

    认知教学法的原则是:从具体到抽象,由简至繁,将学习新讯息建立在旧有和已知的讯息上。新讯息的分量不能过多。借由摹仿例子来练习规律,达到熟练并能将规律运用自如的地步,并能以类比的方式来自行分析新的汉字语料。认知汉字教学的模式鼓励学生对汉字进行分类与分析,让学生变成主动,有效率的学习者。

 

    因为学生已在上课前自行阅读做过网络练习,上课时老师不需要再重复讲解,只需带领学生念写书中提供的例子,或抽练网路练习中的内容,或进行练习本中所提供的活动,经由各种练习来强化学生对章节内容的掌握。这套教材希望将认知教学法辅以网路科技,并运用多媒体互动学习工具来巩固学生学习汉字的效果。

 

    当然能认读汉字并不代表具有阅读书面语的能力,书面语词汇与句型的训练也很重要。在初学汉字时,我们便强调学习汉字应注意汉字使用的语境。从一开始就养成学习单个汉字时记住一个使用该汉字的词汇或短语的习惯。同时要求学生在接触到新词汇时,确实了解组成词汇的单个汉字的意义,使他们了解书面语词汇组成与汉字的关系。如此日积月累,必能有效扩大学生书面语词汇量。

 

    在掌握了汉字规律与学习方法之后,下一步就是进行周而复始的学习。为了初学者,我们提供了网络自学工具,使学生充分巩固汉字能力。网络自学工具有两种:(一)繁体字康熙部首与简体字新华字典部首,(二)一千最常用汉字繁体与简体字学习工具。

 

    我们除了提供所有与学习部首或汉字相关的资料与练习外,并设计了不同形式的练习使学生熟悉汉字最重要的部件,并要求学生学会一千个常用字所组成的书面语词汇,并配以练习,以收一石二鸟之效。词汇的选取也包括双音节,多音节,四字成语,以及短语,使学生在正式学习书面语材料时对书面语词汇的结构已有初步的了解。

 

    在掌握了如何自学汉字之后,我们使用功能模式来介绍汉字历史的演变过程以及在中国文化社会中的脚色。汉字的多面貌虽然是历史演变的产物,但是各种字体如小篆,隶书等在现今的社会生活中仍随处可见,极富有生命力。书法更是汉字艺术化的代表。而异体字的使用反映民间手头字的产生是出于对书写便捷的要求,我们强调异体字和简体字的关系,教导学生写好标准手写楷书,能辩识手写草字,介绍中文同音字多的特色,以及中国人如何用汉字的部件来区别同音字的方法,与使用字典的方法等等。这些内容都能让学生从汉字的功能来对汉字作更深入地了解,同时将文化知识融入语言教学中。

 

七.结论

    汉字认写能力是必须由长时间学习得来的,不是先天就会的。要阅读书面材料,必须从学习汉字开始,由字而词,由词而词组,由词组而段落,篇章。汉字教学与学习理论中的认知理论与功能理论息息相关。使用科技来作为学习辅助工具可以增进学习效率,增进学习者学习兴趣。我们对二十一世纪的汉字教学成果是有信心的。

 

 

主要参考书目

叶德明. 2005. 汉字认读与书写之心理优势. 收录于李振清陈雅芬梁新欣主编《中文           

教学理论与实践的回顾与展望:庆祝赵智超教授荣退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台北师大书苑发行.

陆俭明. 2005. 21世纪对外汉语教学. 收录于《教学理论与实践的回顾与展望》. 台北师大

书苑发行.

吕必松. 2005.  关于改革汉字教学和加强书面汉语教学的几点想法. 收录于《教学理

论与实践的回顾与展望》. 台北师大书苑发行.

苏培成. 2000.  一门新学科:现代汉字学。收录于曹先擢主编百种语文小丛书。语文出

版社。

Beijing Language Institute (revised). 1999. Practical Chinese Reader  I《实用汉语课本》.

Chao, Der-lin.  2000.  Promoting the Study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in the Early 19th

Century:  “The Chinese Repository” as a Resource.  Journal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Teachers Association.  35:2. 91-110. 

Chao, Der-lin.  2001. Pedagogical Issues Raised and Discussed in The Chinese Repository

(1832-1851).  Journal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Teachers Association.  36:3. 81-108.

Chao, Der-lin. 2004. The New Multimedia Course for Learning Chinese Characters, Volume         

One, Textbook and Workbook, Chinese Literacy Project.

Chao, Der-lin. 2005. The New Multimedia Course for Learning Chinese Characters, Volume

Two, Textbook and Workbook, Chinese Literacy Project.

Chen, Ta-tuan et al. 1989. Chinese Primer 《中文入门》.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Ma, Jing-heng. 2000.  Language Research and Language Instruction: Chinese Character

Instruction as an Example. Journal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Teachers Association, Vol. 32:2.

The Graduate Institute of Teaching Chinese as a Second Language,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2000.  Results of Survey of American College Chinese Language Programs.

Yao, Tao-chung, Yuehua Liu et.al.  2001. Integrated Chinese 《中文听说读写》:Beginning

Level . Cheng & Tsui Co.

Xu, Ping and Theresa Jen.  2005. “Penless” Chinese Language Learning: A

Computer-Assisted Approach.”  Journal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Teachers Association, Volume 40:2. 25-42.

 

 

 

 

 

 

 



[1] 有关到华的耶稣会传教士和英美基督教传教士等学习汉字的困难,请参看 Chao 20002001

[2]  吕必松,陆俭明,叶德明等均有专文讨论汉字教学。

[3] 无笔教学法即持此观点。

[4] 参看台湾师范大学的统计资料。

[5] 参看Ma (2000)和Xu and Jen2005.

[6] 参看苏培成 2000.

[7] 教材编写得到美国教育部资助, 现由Chinese Literacy Project 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