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认知 Hànzì rènzhī - How Western Learners Discover the World of Written Chinese

Abstracts

 
WAN, Yexin: 试论汉字认知的内容与途径


汉字是记录汉语的符号体系,而语言符号的作用在于传达意义。因此,汉字教学的目的是认识汉字的字形并了解其所代表的语素的读音和意义。汉字认知的内容应该包括形音义三个方面,即字形识别、读音和意义(语音、语义)的认知。其中,字形识别是后两者的基础。三个方面相互影响,互为表里。

长期以来,汉字教学以字的写法(包括笔形、笔顺规则等内容)和意符的讲授为主,较多地注意到汉字作为语词书写符号的一面,却或多或少地忽略了它的音义(尤其是读音)认知对汉语学习的作用。而这正是汉字教学和汉字认知研究在整个汉语教学中处于滞后状态的主要原因。上述做法主要源于以下片面认识:

一是对汉字特点的认识不正确或不全面。至今还把汉字看作表意文字,无视以下事实:从春秋战国之际至今,形声字始终是汉字的主要结构方式(约占80%);形声字声旁具有标示读音或提供语音线索的作用;绝大多数意符表示的是宽泛而模糊的类概念。

二是对字词关系的了解和认识不充分或不正确。表现为:或将词作为汉语认知的唯一基本单位,忽视了汉字认知对词语了解所具有的积极作用;或以为词义就是汉字所代表的语素义的简单相加(即“望文生义”)。

三是字母文字的影响。以为汉字与字母文字一样,只是词的书写符号。这不仅影响教者的教学设计,一部分外国学生出于畏难情绪提出只学口语不学汉字更是这方面的典型表现。

然而,即使廓清认识,明确了汉字认知的内容,在认知途径方面仍然存在着需要探索的诸多难题。本文拟就以下两方面展开讨论。
首先,是教学中如何处理语文关系。目前已经见到的有三种意见和做法:

一是语文同步,即在进行语言教学的同时,要求学习语词对应的汉字。

二是不同步。具体做法又有两种。或是先语后文,或是语文分别采用不同教材。两种方法各有长短,但由于学习者的负担都比较重,因此无论从出发点还是效果看,仍然是(或“只能”)把汉字仅作为书写符号来对待。

第三种做法是有分有合。即将书写(汉字字形识别的基础部分)与音义认知两项任务分别安排在两个阶段,前者与语言教学相配,而后者专门安排一段时间完成。这一主张由于在苏黎世大学中文系的第一学期和随后的汉字强化班里取得了颇为成功的经验而被证明其可行性。

其次,是字形识别和音义认知的具体途径,也就是汉字认知所面临的困难以及解决方法。主要有三:

一是汉字字形结构与字形识别,可以通过字形分解与字符(意/音符)的分类归纳来解决。二是对词的构成与字词关系的了解,可以通过字词游戏的形式(如字谜/ 接龙等)来实现。

三是字词识记,提高字词各结构层次的复现率是极为有效的手段。


Back